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玄幻 >

搬进凶宅后我爆红了[娱乐圈]——无下月

时间:2021-01-18 18:32标签: 娱乐圈 爽文 宠文 耽美 男男 无下月
《搬进凶宅后我爆红了[娱乐圈]》作者:无下月文案:林一洲是个被雪藏的十八线小演员,被公司“请”出宿舍后认命的拿出了小金库,替自己租了个小别墅。小别墅空间大,采光好,还便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
   《搬进凶宅后我爆红了[娱乐圈]》作者:无下月
  文案:
  林一洲是个被雪藏的十八线小演员,被公司“请”出宿舍后认命的拿出了小金库,替自己租了个小别墅。
  小别墅空间大,采光好,还便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小别墅是个凶宅。
  可自从他搬进凶宅后,他星途忽然顺了!
  知名大导:小林老师,用过的都说好!
  金牌经纪人:签他是我职业生涯最正确的决定。
  顶流爱豆:没有小洲哥就没有现在的我。
  国际影后:早十年,我会追求他。
  网友:这又是哪位?这么多人一起为他背书,什么背景?
  林一洲:别问,问就是知名玄学大师。
  搬进凶宅前
  朋友:这可是凶宅!
  林一洲:什么凶宅,那都是假的,磁场问题,晓得吧。
  搬进凶宅后
  还是那个朋友:都是假的,你干嘛呢?
  一到鬼节就开始忙前忙后的林一洲:什么假的,不要觉得你看不见所以就不存在,你这是无知!
  做完所有,累得刚躺床上休息的林一洲就感觉自己身上传来了熟悉的重量。一道黑色的身影直直压在他的身上,充满磁性的熟悉嗓音在他耳边响起,“真乖。”
  林一洲:又是鬼压床,累了,真的。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一洲┃配角:傅灼┃其它:好多好多
  一句话简介:搬进凶宅后我星途坦荡
  立意:在娱乐圈传播爱与和平
 
 
第1章 初入“凶宅”【大修】
  林一洲拖着行李箱拎着个包站在了一栋小洋楼前。小洋楼是周围远近闻名的凶宅,所以也很久没有住人了。原本的红瓦白墙已经依稀有了一些斑驳的痕迹,墙边的爬山虎更是肆无忌惮地生长。
  原本是下过雨的清凉天气,但林一洲此时却觉得有些阴森森的冷意,空气里弥漫着的泥土的腥味也异常刺鼻。
  他伸手揉揉鼻尖,强行压下心底的不适,喃喃道:“这天气,怎么冷飕飕的……”
  仰着脸看了看变幻莫测的天空,又想起了经纪人对他说的话,幽幽叹了口气。
  而后也不再细想那些糟心事,拎着箱子和包径直走向了小洋房门口。他两下按下密码打开门,准备以高兴的心情去迎接自己新的住处。
  最先入眼的就是一片黑暗,唯一一点光亮还是大门口渗透进去的光,他的影子渐渐拉长,最后和屋内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很久很久没住人的房子内难免会盖上了一层灰,屋外的风迫不及待地涌进了房子,带起了原本地上安分的灰尘。屋内有一种林一洲说不出来的味道,很潮湿但又带上了一点屋外的土腥味。
  林一洲捏着鼻子滚了滚喉结,一脚踏入了屋内。
  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只要他不动,那里面就安静地连根针掉下来的声音都听得到;但只要他一动起来,那声音就会被无限放大,回响在整个房子内。
  拖着行李箱往屋内走,行李箱的车轱辘和木质地板接触时发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屋子里,甚至连他的脚步声都显得格外刺耳。
  屋内很空但是该有的家具家电却一应俱全,白森森的防尘布整整齐齐地盖在那些家具上,他伸手打开了墙边的总控灯,放在落地窗边盖着防尘布的落地台灯一下就映入他眼里。
  落地灯的下方隐没在黑暗中,只剩灯罩顶着一头白色的布映入他的眼中。林一洲被这猝不及防的灯吓得往后退了半步,看清楚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得把这里打扫打扫啊。”
  林一洲把行李箱放在客厅的角落里,走上前拉开落地窗的窗帘之后又把那些防尘布给收了起来。
  他脱下身上的外套扔在沙发上,准备好好收拾一下自己这个未来至少一年的住处。他从小就很懂事,做饭收拾家务自然样样不在话下。
  打扫卫生的时候脑子也没停下思索,他又在想自己差点被潜规则这件事,可他的脸上却丝毫不见畏惧和忌惮,反而很坦然,甚至还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狠意。
  只是在这时,林一洲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道灼热的视线落在他身上。这种被窥视的感觉让他及其不舒服,扭过头往身后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林一洲收回视线,没当回事。可就在他拿着抹布开始弯腰擦客厅中间的茶几时,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头顶上的那盏低调奢华的吊灯的光线暗了很多。
  甚至连他自己周身的温度都低了不少,他露在短袖外的手臂还起了一层并不明显的鸡皮疙瘩。
  他皱着眉仰起头看了看那盏吊灯,有些无奈,“看来捡便宜这种事是永远不会轮到我的。”
  这不,看这吊灯的样子明天还得请人来彻底维修一下小洋房的电路系统。
  可随后,原本放在洗手池旁的盆子Duang一声掉到了水池里,里面原本三分之一的水也都洒了。
  他赶忙过去瞧了瞧,松了口气,“还好没洒在地上,不然这地板可就废了。”
  把台子上的水擦干,为了防止水盆再次滑到水池里直接放弃了用盆子,重新在洗手池里放了干净的水。
  他再次拿着清干净的抹布走到了电视机面前,开始给这个大屏的液晶电视擦身子。他擦完电视的后面,刚把线给插在插座上,电视就打开了。
  林一洲被电视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手一抖,又把线给拔了。
  电视熄了。
  “这么先进?即插即看?”
  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想,林一洲又把线给插上了,但是这次电视却没有再亮起来。
  林一洲把手伸到电视机下面,按了一下电视机的电源键,下一秒,电视又亮了起来。
  他满意地点点头,没坏就行。
  林一洲已经擦好了所有的家具,现在准备打扫地面卫生了。他拿着从厕所里找来的拖把,准备从玄关处开始拖地。
  他弯着腰哼哧哼哧地努力着。忽然,放在玄关处的鞋架就跟没骨头似的,全散架了。
  林一洲无奈地叹了口气,把手里的拖把放在旁边就上前去捡散架的鞋架子。
  “果然,这房子便宜是有道理的,这些小配件家具也太旧了吧。”拿了个袋子把散架的鞋架子装起来准备待会儿拿出去扔了。
  林一洲拖完地,把东西收拾好一一在厕所放好。他打开水龙头想洗洗手,结果一股股红色的水就流了出来,他头顶上的灯也开始一闪一闪忽明忽暗。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壁灯,又低下头看着不断从水龙头里冒出来的红色的水和那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铁锈味,半晌他伸手关掉了水龙头,随后抽出一张纸皱着眉有些烦躁地擦干手上的水。
  他知道他是捡便宜了,但是他没想到这房子里的毛病那么多,就连水龙头都生锈了。
  “啧,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说着就拿出手机准备给房东打电话。
  “喂?叶先生吗?是我,林一洲,那个新租客。”
  ……
  “不是,我不退房。就是你们家这个线路老化也太严重了,其他小问题也很多,合同里当时并没有说过房子里有这么多问题,你要不来看看?”
  ……
  “那也行,你帮我找个水电工人来吧,这灯一直闪着也不是个事儿啊,还有那个卫生间的水龙头里面估计也锈死了,也一起换了吧。”
  电话那头的房东还没说话,这边林一洲看见已经没毛病的灯,轻轻咦了一声。
  这房子的灯时好时坏的,修不修呢?
  他又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水的颜色已经变得正常,清澈透亮,就连之前那一股铁锈味都不见了。
  “哦,叶先生,不好意思啊不用找了,这灯又好了,等彻底坏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再见。”说完就挂了电话。
  既然好了就没必要修了,能省一点是一点。
  经历过灯闪的叶先生:……就这?
  林一洲打扫完一楼这才有时间坐下来歇会儿,看看电视。结果还没等他拿着遥控器按几下,这电视就开始突然变成了雪花屏。
  林一洲转头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气,依旧阴沉沉的,一副要下大雨的架势。
  “这么高档的小区电视信号也会因为天气而受影响?”林一洲嘀嘀咕咕的自说自话。
  他叹了口气,算了,那就不看了吧,还是先把自己今晚的床铺收拾好吧。
  他想到这里,双手拍了拍大腿,这才站起身前去拔掉电视的电源线。他主要是看今天天气不太好,怕打雷。
  结果电视的声音刚停掉,林一洲就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声。
  他猛地扭过头一看,房子里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难道听错了?
  “听错了吧,这世上那儿来的鬼。”他脑子里刚冒出“凶宅”这个念头,又毫不犹豫地打消了。
  坚定的无神论者永不为奴!
  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这才又拿着行李箱和挎包往二楼走。
  林一洲推开主卧的门,房间干干净净,装修也很简洁,灰色的墙面,一张小型的办公桌放在离窗户最近的地方,靠近床的地方有个小门,轻轻往旁边一推,就是一个小型的衣帽间。房间很不错,甚至就连那张大床上的床单被套都铺的好好地。
  他捻起被子的一角,仔细地看了看,还凑到鼻子面前闻了闻。没什么味道,应该是新的,房东为租客铺的吧,还和墙壁的颜色是一个色系。
  “这是房东忘记带走的吧,应该不要了,那我就给他扔了。”林一洲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给房东发了个微信。
  林一洲:叶先生,你铺在主卧的那套灰色的床单被套不要了吧,不要我就扔了,
  收到他信息的房东愣住了:哈……?
  我的房子明明干干净净,我什么都拿走了!
  把拆下来的床单被套一股脑儿全扔在地上,他开始从行李箱里拿自己的带来的。
  是浅蓝色和白色的被罩,看着就很小清新,和林一洲的气质很相配。
  他今天也算是累了一天了,下楼随便做了点吃的,早早就躺在松软的大床上熟睡过去。
  黑夜降临,窗外的雨又下了下来,闪电时不时地从空中划过,发出的光透过窗帘照在了床上那张熟睡的面孔上。青年睫毛很长,皮肤也很白皙,微微扬起的嘴角暴露了他梦里的快乐。
  闪电再次划过,一道漆黑的人影穿过紧闭的房门走了进来,人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躺在床上的青年久久不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周身的黑雾愈发的凝实就算看不见脸也不难猜出他此时的心情。
  随后,人影动了,黑雾渐渐包裹住了躺在床上的青年,青年原本勾起的嘴角也渐渐沉了下去。黑雾化为一丝一缕从青年的心口处没入他的身体内。
  窗外的雨也停了,闪电也消弭了,所有的一切渐渐归于平静。
  除了林一洲的梦里。
  -
  无边的黑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席卷了林一洲的整个梦境。
  他原本还正开开心心地在和人交流着,却不曾想到只是一阵风过,他条件反射地遮住自己的眼睛,再次睁开眼时自己眼前原本的一切就都不见了。
  这阵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但这阵风刮过时的凌厉寒意却割得他的脸生疼。
  不过当他看见自己眼前突然出现的小洋楼时,陷入了沉思。
  怎么做梦都还能梦见新家,自己真的有这么高兴?
  他扭头往小洋楼旁边看去,他的邻居们全都不见了,被一片黑雾笼罩在里面,啥也看不见。
  林一洲斟酌了半晌,还是决定上前去看看。
  走到门口的林一洲正准备输入密码,可还没等他按下去,抬起的手就愣在了半空中。
  因为随着“滴——”一声,门不仅解锁了,还自动打开了一道能容纳一人进入的缝。
  他有些不解,怎么在梦里还能用意念开门的?
  不过他也没多想,随后就走进了那条仅供一人通过的门缝。
 
 
第2章 恶鬼入梦【大修】
  屋子里安静的有些诡异,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就连外面的光也照不进去,他伸手按了一下墙边的总控开关,没亮。
  林一洲站在门口愣了一会儿,他在思考要不要进去。
  随后,他最终还是抬腿跨进了玄关,就在他进屋子的瞬间他身后的大门砰一声关上了,他甚至还耳尖地听见了落锁的声音,他莫名心里一紧。
  可还没等他转身去看个明白,屋子里就兀自亮起了一盏昏黄的落地灯。
  是白天时放在落地窗那边的那盏落地灯。
  林一洲此时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多年来的科学教育让他并不是很愿意相信自己此时的猜测。
  他压下自己心底翻飞的思绪,还是打算前去看看。
  毕竟,眼见为实,不能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
  他迈着步子往客厅走,他的鞋底和木质地板接触时发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子里,显得无比刺耳。刚走没几步他就觉得自己脚底下像是踩到了什么,黏黏糊糊的。
  他低下头一看,鞋面上已经沾上了不少暗红色的痕迹,他心跳如擂鼓,呼吸也急促起来,转动僵硬着的脖子缓缓望向自己身后刚刚走过的一段路。
  暗红色的鞋印在浅色的地板上清晰可见,他转过身,闭了闭眼睛,强压下心里的不适和恐惧继续往落地灯那边走。
  只要有光就好了。
  林一洲如是想到
  这段路并不长,但林一洲却感觉自己像是走了好久好久。刚走到落地灯旁边,他还没松口气就迅速地拿起了斜靠在墙边上的晾衣杆,当做武器。
  可就在他拿起晾衣杆的时候,他却突然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一声嗤笑,像是在嘲讽他的不自量力。
  “谁?”
  林一洲现在几乎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现在出现的情况让他不得不相信一些事实了。
  他循着声音望向了二楼的楼梯口,那里什么都没有一片漆黑,但是林一洲就是有一种莫名的直觉,那道笑声的来源就是那里。
  没人回答他,屋子里又恢复了宁静,那道声音像是他自己幻听了一样。林一洲皱着眉头,手里紧紧地攥着他唯一的武器,朗声道:“谁在那儿!”

  可回复他的依然是诡异的静谧。
  落地灯的灯光有限,根本照不到楼梯之上的二楼。林一洲只要一想到在那黑暗里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