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千野绝恋——邪魔灵

时间:2021-02-04 05:40标签: 豪门世家 宫廷侯爵 穿书 因缘邂逅 邪魔灵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千野绝恋》邪魔灵文案:东城千席从小就是一个爹疼娘爱的好正太,过着众星捧月的幸福快乐的小日子。仗剑江湖,救死扶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千野绝恋》邪魔灵
文案:
东城千席从小就是一个爹疼娘爱的好正太,过着众星捧月的幸福快乐的小日子。仗剑江湖,救死扶伤,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来一切何其潇洒自在。
可在七岁那一年,突然天降横祸,被亲生父母给莫名其妙送到了他那个反贼爷爷手里。从此以后,他从云上人彻底沦落成了脚下泥,被反贼爷爷逼上了惨绝人寰的谋反之路。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江湖恩怨 乔装改扮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城千席 ┃ 配角:邢宗绝,北堂野 ┃ 其它:黑化,造反,复仇
 
 
 
第一卷 磨练 
第1章 前言
前言
  四方国四十五年,史上第一女皇北幽帝退位让贤了。北堂忘忧将众人用心血金钱筑造起来的皇位,禅让给了西楼虹洛的大儿子西楼竣麒了。而她就偕同南宫欺雪、东城寒以及千守玉连夜出了皇都后,从此就这样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只知道他们给这个国家留下了一个个不朽的传奇。
  北幽帝离开后,就由西楼竣麒继承大统了,史称西崇帝。因为西楼竣麒只有四岁大,未有能力处理朝政,所以在众大臣的推崇下,就由丞相西楼虹洛代为处理朝堂上的政绩琐事了。而他也就这么顺其自然的被众臣推上了摄政王之位,使其享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权威了。
  西崇帝即位一年后,也就是在四方十六年。本朝的摄政王就代帝拟制圣旨,废除了四方国的四王制,改国号为“西盛皇朝”。从此以后,西盛皇朝再也没有二十年一次的储君竞选了。当然,而这之后的储君皇位,就是由他们西楼世家一直世袭下去了。
  四王制一废除,就犹如在历史上抹杀了四方霸主的所有功绩了。这一举措,迅速引来了朝堂上乡野间的一阵议论纷纷。他们个个都对此政事表示愤懑,个个都不同意,就怕这帝王制一世袭下去,朝政就会如金齐国那样腐烂颓败。从此,四方国也会渐渐地走上了灭国的命运齿轮了。
  虽然众人都如此忧心忡忡、寝食难安,但是,还是没有任何一个臣子敢做这只出头鸟。因为在此圣旨下达之前,他们这些老臣新官都已经接到过死令了。
  “逆君意,诛九族。”
  这六个字,就犹如催命符似的,紧贴其腹背,让他们这些老臣新官有怒不敢言,只能低头惟命是从了。
  枪打出头鸟,谁傻,就让谁去做。忠心,忧心,又如何?它能有脖子上的脑袋重要吗?即使真的有国灭的那一天,也许到时候他们也已经作古了。
  其实当朝的摄政王——西楼虹洛,也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废除了四王制。可是,他的父皇,那个在暗中掌控一切的西宗帝——西楼翔飞,却强制要他这么做。原因无他,主要还是为了能给四岁的嫡孙西楼竣麒巩固政权,以免日后多生枝节。
  父命不可违,即使西楼虹洛觉得他的父皇杞人忧天了,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做出这种不忠不孝不义的决策来了。
  他不忠,他对不起四方霸主;他不孝,他对不起四方国的列祖列宗;他不义,他对不起他的世交好友们。
  可是,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能理解他的难处,但他还是希望他的挚交好友们能明白他,就像他也同样相信着他们一样,相信着他们不会在回来夺取皇位一样。
  即使父亲不相信,全天下人的不明白,但是他还是如此坚信着。
  毕竟,北堂忘忧是自主把皇位退让给西楼一族的。这样决绝而毫不留恋的她,又怎会在数年后重回皇都,来夺取这已经丢掉的烫手山芋呢?
  忆起那个洒脱而美丽的人儿,那个一女侍三夫的传奇女子,西楼虹洛的嘴角不自觉的牵起了一丝会心的微笑了。即使,全天下的人不明白,他也是那个最懂她的人。
  北堂忘忧、东城寒、南宫欺雪还有千守玉,希望你们能幸福,我的世交好友们!
  -----------------------时间的分割线----------------------
  西盛七年
  西盛皇朝在摄政王西楼虹洛的匡扶治理下,日渐繁荣昌盛起来了。其西盛军队兵强马壮,百姓丰衣足食,而那边域的小国也年年朝贡。
  西盛的强大富足,让身受其福的百姓们无不竖起大拇指,声声称赞起摄政王的英明领导。从而,也渐渐将他们这七年来,藏于心中的愤懑与疑虑给打消了。
  他们英明神武的摄政王,会带着他们走上繁荣昌盛的道路,绝不会让他们的西盛皇朝走上灭国的命运齿轮的……
 
 
第2章 第一章月圆离别
 
 
第一章 月圆离别
  正值中秋佳节,夜幕上那明晃晃的圆月,高高的挂于正空之中。而其明月的余辉正普洒瞭望无迹的大海上,将海中央那一块如花朵形状的岛屿,照得通透明亮的。
  岛上四季如春,玉树凌翠,百花争艳。虽是夜露时分,但在月光笼罩下那一簇簇的昙花,满山片野的盛开着,就好似洁白如雪的美玉般,闪着迷人朦胧的光泽。
  这座美丽而又梦幻般的岛屿,它的名字叫做“不归岛”。此时此刻,这座岛屿上所居住的岛民,正聚集在岛上的正中间篝火欢舞,嘻笑庆贺着中秋团圆佳节。
  可是,在岛屿的另一头,那缤纷的海棠花林里,却充斥着离别依依的味道。只见那朦胧的月光下,三男一女带着一个八岁大的男孩,正在林间慢慢地向海边的那个渡头走去了。
  “妈妈,我能不能留下来”
  那个走在他们前面的男孩,突然停下脚步,转身抬头对那个紫衣女子如此期希的询问道:“我会很乖,我决不会再惹妈妈生气了。求你,不要把我送走,好吗?”
  那个紫衣女子年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艳丽而脱俗的容貌上,一双媚眼却是清冷无比。而她在听到男孩的请求,并没有露出多余的神色来,只是蹙了一下眉头后,就淡淡不带其他感情的说道:“这是早就决定的事,不容有变。”
  “欺爸爸,你不是最疼席儿吗?”男孩见自己碰了壁,就急忙转移方向,投入白发男子的怀抱中,撒娇道:“求求你,不要让妈妈把我送走,好吗?”
  “席儿乖,你妈妈不是不要你,只是你长大,要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了。”白发男子轻轻拍着他的小肩膀,如此柔声哄骗道:“外面的世界,有好多好吃,有好多好玩的。难道,你就不想去看看吗?”
  “不要!我才不要离开你们!”男孩听到白发男子的哄骗,不仅没有心动,反而还很不安的大声哭泣道:“我不想吃好吃,我不想玩好玩的,我只要你们,我只想呆在你们的身边,求你,不要把我送走。我不要和弟弟妹妹分开,我不要和绝分开,求求你,让我留下来吧!”
  听着男孩的声声哀求,在硬的心,也都软了。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为什么还要提到邢宗绝呢?他到底知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个邢宗绝,他们才会这么狠心的把他送走的。
  二十二岁左右的蓝衣男子,实在看不下去,上前就拎起男孩的后领,边将他如货物般扔向一旁的黑衣男子,边不耐烦的说道:“东城寒,还不把你儿子带走,在这里瞎囔囔个什么劲啊!”
  脸戴铁皮面具的黑衣男子,轻松的将半空中的男孩接个满怀后,就朝紫衣女子点头说道:“放心,我走了。”
  “嗯。”紫衣女子轻应了一声鼻音后,就见那个黑衣男子抱着正在哭泣不休的男孩,飞身而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紫衣女子再也控制不了集聚在眼中的泪水,让它随着不舍倾泻而出,流淌在她那姣好的容颜上了。其实她的心里比谁都难过,看着泪流满面的稚子,她不知道自己的今日决定是否是对的。只希望,东城劲能看在寒的面子上,好好教导疼爱他的嫡孙子。
  白发男子见她如此难过不舍,心里也隐隐作痛,上前将她拥入怀中,轻声的安慰道:“不哭,我的忧儿。这只是暂时的分开,以后还是会见面的。”
  “真的吗?我很怕,他会恨我。”紫衣女子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就好似这一次送别,就是以后永远的离别了。忆起当时,他那离开的泪眼里,是充满很深很深的怨怼的。
  “别担心,席儿又不是穿的,怎么会知道恨呢?”蓝衣男子也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小孩子闹闹别捏,到时有吃有玩,早就忘了这事了。也许,到时他还会很感激我们,让他提前出岛见见世面呢?”
  “希望如此吧!”紫衣女子并不抱很大希望,席儿会原谅她。此时,她只希望她的席儿能一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夜风吹拂,带着浓郁花香的微风轻轻地拂过她的脸庞,顿时让她那颗忧虑烦躁的心平静了许多。
  儿孙自有儿孙福,属于东城千席的路,只有他一个人坚强的走下去了。
 
 
第3章 第二章不满控诉
 
 
第二章 不满控诉
  月辉映照下,一片孤舟在辽阔无边界的海洋上,缓慢的前进着。咋看之下,显得特别的孤独寂寞,就好象没有方向的鱼儿,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同伴似的。
  海风静静的吹着,带着咸咸的气味扑面而来。顿时让船上的男孩,鼻痒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了。他拧了拧自己的鼻头,很不开心的朝船头的黑衣男人抱怨道:“寒爸爸,我们为什么非要连夜离开不归岛啊!知不知道,今天是中秋节,明明可以一家人坐下来吃个团圆饭,为什么妈妈非要今天送我走啊!寒爸爸,你告诉我,我做错什么事,妈妈才这么迫不及待地送我走呢?”
  听到男孩的抱怨,一身黑衣铁面具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慈爱的眼神看着近在面前的男孩,无奈的在心中默默的唉叹了一声。其实,他也很舍不得他和忧的亲生儿子被送走。这八年来,他虽然对他不冷不热,但是孩子的活泼调皮,一点点的成长,他看在眼里,却甜在心中,他舍不得,真的舍不得。可是,即使他再怎么舍不得,但他也绝不忤逆忧的意思。因为比起他的亲生儿子,他的心中在乎的人永远只有忧一人。
  “寒爸爸,是不是妈妈讨厌我,所以才不要我了吗?妈妈是不是只喜欢弟弟妹妹,不喜欢我,所以才不让我跟外婆外公、弟弟妹妹以及绝他们道别,对不对?”小男孩越说越觉得有理,越说越觉得他妈妈真的不要他了。想起以前,妈妈虽然为了照顾弟弟妹妹忙得不可开交,但是她也会抽出那么一点时间来跟他谈谈心,聊聊家常。即使她的性格清冷孤傲,但是他仍会感觉到妈妈身上的温暖母爱。
  可是,这种温暖的感觉,在刑宗绝跟着大舅舅回岛半年后,就再也感觉不到了。以后的每一次,他所感触到的是妈妈在看他的眼神中,多了一种陌生与审视。尤其,在他与绝玩着家家酒的游戏时,妈妈的目光就好似火把那般热,誓要将我的身体灼出洞来了。
  想着这些往事,这个叫做东城千席的男孩,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后,就对那个一直迎风而立的男人,可怜兮兮地询问道:“寒爸爸,我不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对吗?”
  听到东城千席这大逆不道的话,一直保持缄默的东城寒,终于忍不住发飙了。只见他一弹食指,一粒米粒般大小的水珠就向男孩的额头飞了过去。
  “啵”了一声细微的轻响,就见男孩捂着额头,疼得哇哇大叫道:“寒爸爸,我哪有说错。如果我是妈妈的亲生儿子,她怎么会不要我啦!”
  看着男孩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仍然固执的坚持着这一番歪理,东城寒都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忆起忧在给他们送别时,眼中那闪烁的泪光,他知道她是在嘴硬心软,她不是不疼他,她只是不会表达,就像自己这般,明明舍不得,却强装不在意。
  面对着小男孩句句的控诉,东城寒顿时觉得很为难。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向东城千席解释,才不会让他继续误会忧下去了。
  唉!东城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在心中无声的哀叹了一声后,就举步来到男孩的面前蹲下,伸出纤长的右手,摸了摸他额头上小红包后,就放轻声调的对东辰千席说道:“千席,记住我今晚所说的话,你是我和你妈妈的亲生儿子。我们不是不爱你,只是有一件不是你的错,却因你而起的事,让我们不得不送你离开,而这件事的始因,等你长大了,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第4章 第三章事情始末
 
 
第三章 事情始末
  朝阳如红灯笼般,从墨蓝的海岸线上缓缓地升了起来了。这时是四季如春的不归岛,迎来了中秋夜后的第一个清晨了。
  只见那雀鸟欢唱,百花争艳,好不朝气蓬勃,让人见了,都会心生愉悦之情。
  不过,这番美景,今日却没有让年过半百的青衣妇人,感到心情愉悦。此时此刻,她正坐在庭院中的太师椅上,皱着眉头,对她对面那个气定神闲并且喝着茶的紫衣女子,责备的说道:“忘忧,你不该不跟我们商量,就这么送走小席呀!”
  “我不想你担心。”那个紫衣女子,也是北堂忘忧。只见她品了一口茶后,就避重就轻的对一脸愁容的妇人,这么轻声细语的说道,:“再说,这是寒的意思。毕竟席儿是东城劲的嫡孙子,他非要亲自教导席儿,我总不能不给吧!”
  “你把小席让给那个心术不正的东城劲教导?”云影,也是那个年过半百的青衣妇人,很吃惊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了。“你跟他那么大的仇怨,你就不怕他对小席不利吗?不行,你赶快去把小席给我接回来,千万别让他去那个狼窝了!”
  “云影,别杞人忧天了。席儿是东城劲的孙子,正所谓虎毒不食子,他不会对他怎么样的。”看到云影满脸愁容,北堂忘忧其实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她不知道那个那么恨自己的东城劲,会不会善待席儿,但是为了能让云影安心,就只能继续这么拍胸脯安慰道:“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静心谷还有我师父,你师兄,他也会替我们好好照顾席儿的。”
  “唉!希望如此吧!”想起她那个为人正直的师兄苏少秦,云影悬挂的心顿时也安定了那么一点。不过,只要一想到,忘忧为了可以延续北堂家的血脉,所做出来巨大的牺牲,心中真的是又痛又恨啊!北堂野,这个逆子,如果不是他,小席就不用被迫送走了。我那可怜的小外甥,希望在外面一切安康啊!

  “死老太婆,你把小千席藏哪里去啦!”
  说曹操,曹操到。那个不孝子北堂野那嚣张跋扈的叫嚣声,远远的就从院子外传了进来了。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