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鲤鱼乡-全都是完结耽美小说的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贺府千金 作者:贡茶(下)

时间:2020-08-19 14:22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第37章 贺君渊记得,他失去弟弟的时候,是十五岁。一个尴尬的年纪,不能够完全为自己做的任何事负责,却又不能逃避。那可能是他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眼睁睁地看着弟弟被大火吞噬,却无能为力。 贺君渊不知道自己一生中还会犯多少错,但是唯独亲手毁掉了
第37章
    贺君渊记得,他失去弟弟的时候,是十五岁。一个尴尬的年纪,不能够完全为自己做的任何事负责,却又不能逃避。那可能是他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的错,眼睁睁地看着弟弟被大火吞噬,却无能为力。
    贺君渊不知道自己一生中还会犯多少错,但是唯独亲手毁掉了自己最爱的人,那可能已经是对他的最大的惩罚。
    而当他被告之自己的弟弟还活着的时候,贺君渊已经无法去形容自己当时的感觉了。无论什么感觉,好像都不真实了。
    但是当那种激动和兴奋还没有来得及加深,却知道他的弟弟可能就是关智的时候,贺君渊犹豫了。
    对于关智,像是没来由的钟情,可是称之为“莫名”。贺君渊从来不理解为什么会对关智有特别的兴趣,也许是那次在温泉里看到他可笑而让人忍俊不禁的样子。但是如果说这样过于牵强的话,那现在,“血缘”可能是更好的解释。
    像他弟弟,而又没有血缘关系,简直是“天作之合”。以为自己的弟弟已经死了十几年,现在又出现,那种感觉,已经变得不一样了。贺君渊承认,一开始,他可能的确只是想拿关智来填补什么,替身也好,代替品也罢,前提是关智是跟他无关系的人,没有顾及,他们就不会有更深羁绊,最算再喜欢,他也不会跟自己的亲弟弟上床。
    但是现在,一切可能会为时已晚。
    他现在暂时不能确定关智的身份,但是化验DNA的确是最好的方法,简单而又准确,只要几天时间就能得到结果。
    但是贺君渊犹豫了。甚至是痛苦。
    验,如果匹配了,那关智就是他的弟弟,他最后的、唯一的亲人。是他最爱的弟弟。但是这样意味着,他们做了永远都不会被原谅的事。那是他们谁都无法承担的罪。
    不验,可能还留着一丝侥幸。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会提起,他不会告诉关智的,谁都不会告诉。
    而第二条选择,是根本不会被原谅的。那就是变相的逃避,明知道没有希望,却还要用这种自己骗自己的方法给自己一个希望。
    房间里,贺君渊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着不远处床上的人。
    关智睡得很熟,回到这里已经有十分钟,再加上车上的一刻钟左右,完全没有要醒来的迹象。那种药的效果因为而异,而很显然,它对关智的效果非常的好。
    这让贺君渊更加的感觉有罪恶感。
    关智平躺着,不知不觉间微微侧过头对着贺君渊,后者看着他的脸,没有熟悉的感觉,但是关智本身给他的感觉,就已经与他的长相无关了。
    皱了皱眉,贺君渊觉得他可能刚得到,就马上要失去了。似乎没有人或事可以两全,对他来说,到底怎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敲门声响起,贺君渊缓缓抬起头,然后说了声进来。
    推开门,进来的是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衬衫领带眼镜一样不缺,斯斯文文的,手里拎着一个小型的医药箱,看到贺君渊,轻轻一点头示意了一下。
    “贺先生。”不卑不亢,带着恭敬却并不过分。
    “嗯!”贺君渊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想去拿烟,却在中途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这时男人走进房间,看了一眼床上的关智,问:“是这位么?”
    贺君渊点了一下头。
    “那,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沉默了几秒,最后贺君渊闭上眼点了点头。
    走到床边,男人看了一眼睡得快要打呼噜的人,半跪在地上,打开医药箱之后,突然转身问:“贺先生,要用血,还是毛发或者口腔粘膜?”
    用血验最快,后两样时间则要长一些。
    贺君渊愣了一下,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人,良久,说了一句:“血吧。”
    “好。”男人回过头,从医药箱里拿出了一支一次性的注S_H_è 器和消毒用的东西,然后站起来卷起了关智的衣袖,露出他整个手臂,用橡皮管系在上臂让大动脉浮现。一系列动作下来,睡梦中的关智没有任何反应。
    贺君渊看着关智,缓缓皱起眉。
    准备好之后,男人动作熟练地拆开注S_H_è 器的包装,正准备在关智的手臂上消毒时,身后的贺君渊突然叫了一声。
    “等一下!”
    男人拎着医药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被两个保镖送出了贺府的大门。拒绝了对方要送他回去的建议,男人自己走到路边准备拦计程车。
    他是贺君渊的私人医生,虽然说是私人医生,贺君渊用到他的时候却并不多。当然,因为那个男人很健康。
    认识贺君渊的时候,他才刚刚医学院毕业,在还没决定去哪间医院就职的时候,贺君渊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可以给他开一间私人诊所,而条件则是让他当他的私人医生。
    作为一个刚毕业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条件了。
    当时他觉得这个男人可能疯了,但是贺君渊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直到今天,他仍然不知道贺君渊为什么会找上他,就当是一时兴起也好,他已经不想再追究,毕竟他现在生活的很好,还有就是,有些事知道得越少越好。
    站在路边等了不到一分钟,计程车没有等到,却有另一辆车停在了他面前。
    男人愣了一下,车窗缓缓放下,看到车里的人之后,他露出微笑。
    “苏禾啊!”
    车里的苏禾也笑了笑,冲男人扬了扬下巴,“上车吧!去哪里我送你。”
------分隔线----------------------------
推荐内容